祝贺《中国当代实力派油画精品丛书—刘世宗》出版 - 油画新闻 - 美术资讯 - 国画家
  您的位置:国画家 -> 新闻资讯 -> 油画新闻 -> 信息内容


 

祝贺《中国当代实力派油画精品丛书—刘世宗》出版

国画家  Guohua.art86.cn 时间:2011-11-9  频道:油画新闻  关键词:油画  来源:美术中国 
 

  祝贺天津杨柳青画社出版《中国当代实力派油

画精品丛书—刘世宗》于2011年7月在全国各

大新华书店发行。

《刘世宗油画艺术》在人物肖像画创作上,作者讲究人物美丽、画面精致、细节完美,准确真实。人物神情清新脱俗,又带有一丝惆怅、一抹闲愁、一点苦涩、一份希望,含蓄而深沉,给人东方的古典唯美享受。





















 

我再谈谈这些女子


 

文/艾琳格格

    当四十三个美丽的女子再次映入我眼帘的时候,我还是会激动,像初次遇见她们时一样。她们都曾被我用稚嫩的文笔数落过,我数落过她们美丽、祥和、肃穆、华丽、朴实,我也数落过她们清高、孤傲、冷淡、荒凉、恍惚。因为我是女子,所以这些数落全是一个接一个的矛盾集合。难道美的东西都注定矛盾吗?爱美,便不在乎美的特质和形态。人生若只如初见。我翻着画册,用初见时的心情端详她们,服饰、眼神、动作,包括首饰,我一一品味着。还是很美!对于现实生活中的女子,岁月可早已经在这段不见的时光里把她摧残的面目全非,唯独这画册里的颜如玉依旧是这么的光彩照人。我怕她们一不小心掉下来沾了世俗的脂粉气,仿佛这些女子原本是属于我的。十八、二十、三十、四十,这几个年龄的不断递增一直被女人们视为不敢自信迈步走向前的标识。画册里女子们的芳龄也全是秘密,但她们不同,唯恐欣赏者不知道她们的秘密,于是全都争先恐后的跃然纸上。所以,十八、二十、三十、四十,又多了不同的解释。且让我细细品析,带你走向刘世宗唯美的油画世界。


                 ●《花影系列》——一株株淡雅的小花儿


 

     我希望逢着一个“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戴望舒诗里的女子所指的应该就是刘世宗画笔下的女子吧!你看!她正向我们走来呢?
   一色素淡的字眼,匹配画下的裙角,让人浮想联翩:不知是花儿把女子的脸蛋辉映的红润,还是女子的脸蛋把花儿映衬的更妖娆?让人观之喜悦,盼之欣慰,梦之快活。
    她像邻家失而复得的小妹,又像大富人家闺中的小姐。静若处子,动若脱兔。娴静机敏,聪慧灵气。“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 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让人一眼便产生希冀,产生情愫。

  古往今来,画家们画笔下的女子,比比皆是。古有,沉鱼落雁之美的西施昭君,有闭月羞花之美的貂蝉玉环。今有,国色天香、光艳逼人、风情万种、芳菲妩媚的女子纷纭。可是很难在众多饰词中寻找到一个能与刘世宗画笔下女子匹配的字眼。他运用西方古典的绘画技巧和古今结合的审美理念来创作的人物,在现实生活中很难找到一个确切的原型,就像诗中的女子,亦像散文中的囡。在生活中,像你,像我,像她,让人捉摸不定。

   唐代诗人王维的诗歌被赞誉“诗中有画”,当代油画家刘世宗的油画应齐誉“画中有诗”。你看!一首意境深远的小诗,一段抑扬顿挫的散文,便在顷刻之间产生了。

               ●《暗香·疏影系列》——新时代的“临水照花人”


   上世纪,胡兰成曾用这五个字形容张爱玲,并称张爱玲是“民国时期的临水照花人”。对此殊荣的冠誉,其实是一个中性称谓。他一方面赏识张爱玲才华横溢,一方面嘀咕张爱玲性格孤傲。一方面褒奖张爱玲思维热情,一方面罗嗦张爱玲生活冷淡。就像一位临水照影的女子,让人捉摸不透,悲喜交加、爱恨交错。

   人们都习惯凭自己的直觉去定位一个人或一件事,正如我冠以刘世宗作品《暗香·疏影系列》为新时代的“临水照花人”一样。刘世宗的作品基调是忧郁的,忧郁中带着喜悦;他的作品情愫是荒凉的,荒凉中伴着热情;他的作品人物是恍惚的,恍惚中透着镇定。他笔下的女子十分美丽,美丽中彰显清高;祥和中夹杂肃穆;华丽中洋溢朴实。如果把《暗香·疏影系列》冠以一种色彩,古朴蓝可为佳。蓝中裹着一抹夕阳;蓝中隐藏一片绿洲;蓝中别着一面紫纱。莫泊桑说:“单一的形态,总会被人们淡忘,只有复合形态下的表象才让人追忆。”是的,莫泊桑所说的这种“复合形态”正是现代女子所缺乏的气质,所以“表象”也显得平淡和弱不禁风。《暗香·疏影系列》无疑是给新时代的人们注入了一剂特殊的审美元素,因此,“复合形态下的表象”也成了新时代的一项审美标准,“临水照花人”也将在新时代的轨迹上演绎着不一样的风采。

    较之于之前的作品《花影系列》,刘世宗坦言道:“虽说在人物上大同小异,但仔细观察会发现《花影系列》和《暗香·疏影系列》彰显的却是两种不同的情感认知。”如果说《花影系列》是西子湖畔的小家碧玉,那么《暗香·疏影系列》更多有上海里弄大家闺秀的气派。婉约的江南女子和内敛的上海佳丽形成了两种鲜明的对比,这是画家们很难取舍的黄金分割点。但刘世宗以其特殊的情感认知,把这两种不同的旗袍女子刻画的各有千秋、难分伯仲。精密细致、情感分明,具有浪漫主义色彩的美誉画卷。难怪有评论家称刘世宗为西部地区的“浪漫主义狮子”。

   画中的古朴蓝旗袍内敛、大方,却像拍不掉的尘世烟雾,正如刘世宗解不掉的里弄探戈情结一般。十里洋场繁华已逝,熙熙攘攘的人流也早已远去,唯留下一片难得的宁静让人怀疑和思考。女子恍惚的眼神和多情的身姿,表露了女子内心情感的不平静。左侧开启的一扇门,照进的一束光,是女子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也是画家本人对艺术的渴望。刘世宗说:“没有特殊情感的艺术,在历史的瀚海里只能苍白的退出。有时候这种情感会濒临疯狂,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还原生活的激情。”刘世宗所指的“特殊情感”,正和谐的指引着他一步步走向新的艺术旅途,去创造和挖掘更多的美。而一幅幅“临水照花人”的落成典礼,也成了刘世宗特殊情感的杀青之日,一一都展现出来了。

   过滤掉一切情愫的煽动,保持一贯的优雅。


                  ●《旗袍系列》(一)——旗袍·如梦


 

    萦绕在上个世纪的梦幻,直到今夜才被唤醒,接踵着便进入下一个关于梦幻的延续——这就是刘世宗画笔下的梦境。
  她,从旧上海款款而来;她,带着彳亍徐徐而临;她,挽着情愫翩翩而至。唯古人瞻仰,后人倾慕的女子就这样缓缓新生着。用“女子”称呼刘世宗画笔下的人物再好不过了。“女孩”显得稚嫩,“女人”又似乎有点陈旧而沧桑,唯有“女子”才能尽其然的展现出青春、不食人间烟火、沉着冷静、和谐坦然。她像,在梦境中轻轻飘过,遗留下来的一缕芬芳,让人难以捕捉。也像,旧时文人笔下一个个妙笔生花的囡,回眸悯神,让人悲怜不已。不管是恍惚的眼神,迷离的背影,还是多情的眸子,都挑拨得人舒心难安。旗袍是女子的闺中之宝,可是能展现到极致的又有几人?环肥燕瘦,秀外慧中,悦之者众多,叹之者芸芸。唯刘世宗画笔下的女子享有此殊荣方可。旗袍与女子的歌,就在刘世宗的画笔下唱响,悠扬。


    大上海的华丽喧嚣里暗藏着蛊惑人的旋律,旗袍女子的生活高贵而悲剧,刺激而张扬。立领开叉的放荡,高跟金丝绒的诱惑,游走于男权之间的无奈,是旗袍女子的真实写照。所以至今都让世人对旗袍女子产生了种种猜忌的眼神,对旗袍女子赋予太多的邪念。其实,在刘世宗播种的这一片土地上的旗袍女子是与之大相径庭的,她们朴实本分,勤劳善良。即使旗袍破了旧了,但印在上面的兰花、红花、黄花,依然绽放着芬芳和淳朴的情愫。


     你听!旗袍与女子的歌在刘世宗的画笔下响起来了,“天涯呀,海角,觅呀觅知音。”


                   ●《旗袍系列》(二)——领略中国式性感


    现代人对性感的理解已经快令人窒息了。“裸露”“开放”便是其代名词。看来,地地道道的中国文化已经被狠狠的抛在脑后,被人们践踏在深深的沃野中了。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在欣赏了市面上众多的服饰后,还是觉得这种宽大袖,含蓄立领的衣服让人眷恋不已。她是旗袍的改良,有旗袍的影子,但又有自身的特色。纽扣的委婉,把颈项装裹的严严实实的,却不显得拘紧,倒有一种大家闺秀式的洒脱和内敛。两根像裤筒一样的袖子,把胳膊的线条映衬的不拘一格。胖者女子穿着不显胖,倒添了几色姿韵,瘦弱的女子穿着也不会显得太娇小,更增添无数神采。从满洲贵族装演绎过来的服饰,统领了中国半壁江山,在此我们不得不承认。你看,在国际的舞台上,有她的影子,这是国人的骄傲,更是国粹文化的传承和沿袭。人们一见着她,就会想到一连串与她有关的女子,耳熟能详的有:张爱玲、林徽因、宋氏三姐妹等等。在此基础上,我们对她又有了一个模糊的界定:究竟是中国名伶造就了她,还是她造就了中国一大批批的名伶?

   我想,这就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国式性感:人物合一的至真至善至美。


              ●《旗袍系列》(三)——秋袅依依,“姝”途同归

   当天边的霞光隐去最后一抹云彩,露出夜幕奢靡的华盖时,我们便散步在铺满鹅卵石的径野,吹响那永恒的“命运曲”。大地是储蓄万物的主,鹅卵石中,溪水在窸窸窣窣的流淌,好像外婆和妈妈那絮絮叨叨的吵闹。就这样,静悄悄的在地母的指引下,流向新的归宿。延伸到远方,从此不再孤单。我怕它在路途中太孤单,便为它吹响欢乐颂。我看见它们欢笑着飘向远方,我也收起我的行囊,去往新的径野。你在一旁默默的听着,似乎想起了什么过往。我问,可是你不回答,只是叹气的摇摇头。走!让我拉着你的手,去追寻径野的甜蜜吧!秋声瑟瑟,秋袅依依,我们便开始了新的“姝”途梦想旅程。

                          ●《肚兜系列》——梦女孩


    妈妈给我讲了一个奇怪的故事,我听后伤心的哭了。不知不觉我便进入了梦乡,我梦见自己就是那故事里面的女主角。梦里面有欢笑有泪水,有鲜花也有荆棘,有蝴蝶也有蟑螂,还有高耸的城堡座落在恐怖的森林群里,让人不敢接近。我是一个梦女孩,我经常会做这样一些奇怪的梦。我还梦见一个人,拉着我的小手跑呀跑,消失在世界的尽头。

    梦,是女孩子的天性,有梦的女孩,才是完美的。可是梦里的时光总是那么的短暂,女孩子们又不得不遗憾的睁开眼睛,去正视生活中的一切。其实,梦与现实的差距并不遥远,只要有一颗执着的心,不要傻傻的等待。去寻觅,寻觅那一个个心中的梦,去圆心中的梦。


                                    ●《白衣系列》——风儿吹过

     每一天都会觉得有太多的事情而把自己弄的无厘头,为何我们不可以把它狠狠的抛到窗外。如果有风儿,我们就可以卸下负荷在肩上的担子,和它一起飘游到远方去。我踮起脚尖眺望着,我挺起腰板儿守候着。我死死的盯着你的方向,我看见了阳光普照大地的从容,我看见了花园里繁拥锦簇的奇葩,我还看见了小鸟在天空自由飞翔的激动。小狗和羊群在我的视野里翻滚,蝴蝶和花蕊在我的眼皮底下嬉戏,还有隔壁的老太太在舞弄着她的大烟斗。此时,我的眼眶湿润了。我知道,你来过。



 

 


 

 
 
[ 编辑:张专员 ] [ 论坛讨论 ] [ 打印本页 ] [ 关闭本页 ]
 
 

版权所有:国画家 最佳分辨率 1024×768 全国统一客服热线:400-600-5186 企业QQ:800081386 电子信箱:guohua@art86.cn
Copyright © 2007-2011 youhua.ART86.cn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05028692号-1 网站技术:聚人互联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