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玛泽仁:神秘而传奇的艺术人生 - 美术大家 - 美术星空 - 国画家
  您的位置:国画家 -> 新闻资讯 -> 美术大家 -> 信息内容


 

尼玛泽仁:神秘而传奇的艺术人生

国画家  Guohua.art86.cn 时间:2008-4-4  频道:美术大家  关键词:尼玛泽仁  来源:美术中国 
 
 

神秘而传奇的艺术人生

——中国美协副主席尼玛泽仁的故事



点击放大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尼玛泽仁近影

    去年,我和夫人应邀参加新疆国画院揭牌仪式及“明月出天山”喀纳斯之夏中国名流笔会活动,有幸结识了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班禅画师、中国少数民族美术促进会会长尼玛泽仁先生。

    尼玛泽仁先生体魄健硕,肤色略显黝黑,头戴礼帽,在各地名家云集的笔会大厅里,格外显眼。他那炯炯有神的双眸,时时闪透出一种过人的才气和智慧。在相聚的十多天里,我和尼玛泽仁先生很投缘,茶间饭余聊得很多。他文化积淀厚实,知识渊博,谈吐有趣,声情独具,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特别是,他从一位昔日山沟沟里的穷苦孩子,到读四川美院、今天成为中国绘画艺术之巅的“大家”,数十年的艺术人生征途上有着许许多多的艰辛和困惑,更有着许许多多鲜为人知的神秘而传奇色彩的故事。

  一次偶然的邀请

    1993年夏季的一天,尼玛泽仁先生突然接到一封来自美国波士顿的邀请函。是邀他去波士顿参加第二十届国际艺术和通讯大会的。信函是用英文撰写的,尼玛泽仁看不明白,请朋友读了,心情一下子激动起来:“我的画终于被世人认可了。”但他那激动的心,没过半天就又沉下来了。这是为什么呢?他说:“我当时只是靠微薄的工资生活,到了美国虽有邀请方的接待,但往来飞机票还要自理,这个费用解决不了呀,没法去。”于是,他无奈地决定放弃去美国,先把邀请函复印下来,将原件镶嵌在镜框里,留作纪念。

    次日,他闷闷不乐地找到了个打字复印的地方。正在复印时,一位西装革履的藏胞走进来,看了看少见的英文邀请函问道 :“这是给你的邀请?”“是。”“好事啊!能收到这样的邀请信的人是很少的。”“好是好,可我去不成呀。”“怎么回事?”

    尼玛泽仁先生说了实情后,那人极为爽快地说:“没问题,我来帮你解决。”并解释说:“这是为民族增光的事,我是海外回国探亲的同胞格桑。”

    说实话,当时尼玛泽仁并没当真,非亲非故,人家为什么能帮你。可是,尼玛泽仁和家人谁都没料到,半个月后,这一切竟成真的,去美国的往返机票都寄给了他。他沉下的心,又是好一阵子激动。

    到了波士顿,尼玛泽仁先生找到会所,第二天就挂上了自己的作品。展览一开幕,在他的画前就围满了人,看画的人都感到震惊,赞不绝口。一位电视台的负责人说:“尼玛泽仁的画让人耳目一新,令人震撼。构图大胆创新,想象力丰富,准确地表达出西藏人的精神追求。强烈的色彩,深刻的内涵,独特的艺术手法,深深打动了我的心。西藏的现代艺术太了不起了!”联合国国际民间艺术委员会秘书长法格尔对尼玛泽仁说:“你的画充满了圣洁、爱抚,远离世俗,是一片洁净的净土,表现了超越时空的真理,追求宇宙的顽强生命力,体现其博大、深奥。”一位画家评论道:“既有唐卡的传统,更有现代感,是集古今、东西艺术之所善为己有,自立新意,独为一家,令人佩服。”众口赞叹之余,有些人提出高价收藏他的画。这时,尼玛泽仁先生才真正舒心地嘘了一口气。

    一次轰动华盛顿的正气之歌

    这是尼玛泽仁波士顿画展轰动的继续,一次更大的轰动——正气之歌的轰动。

    1993年7月3日到10日,尼玛泽仁先生的绘画在波士顿展出,引起了我国驻美大使馆的关注。7月10日,使馆人员打电话与尼玛泽仁先生联系,邀他去华盛顿办展。尼玛泽仁喜出望外,即刻从波士顿起程前往,同意在华盛顿举办展览。到华盛顿,受到中国驻美大使馆的欢迎,一切费用自然都不用他烦心了。这是尼玛泽仁先生连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在华盛顿白宫附近的展览大厅里布展时,亚洲文化中心的负责人亲自给尼玛泽仁先生装框、挂画。展览开幕那天,美国政府部门、新闻和文化艺术等各界人士200多人出席,杨洁篪(即我国现任外交部长)、尼玛泽仁分别讲了话。美国之音、华盛顿时报、世界日报、华府邮报、华盛顿新闻、侨报以及蒙哥马利郡有线电视台等,均做了大量报道。尼玛泽仁先生的画展,轰动了美国首都华盛顿。

    但更震惊的轰动,还不在于此。

    画展期间,尼玛泽仁先生接受了美国之音、华盛顿时报、美国国务院人权局和亚洲民主研究所的西藏问题专家的采访。尼玛泽仁先生从一位藏族艺术家的角度,以生动的实例详尽地介绍了西藏和平解放后,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藏族人民生活的巨大改善和提高,中央政府如何致力于藏族文化的保护和发展。特别是当一位记者问他对达赖喇嘛提出“西藏独立”的看法时,他态度十分明确,语言铿锵:“我是坚决反对的,因为西藏自13世纪40年代正式划入中国版图起,至今已有700多年的历史。现在西藏在政治、经济、文化方面都处于一个最好的历史时期。我没看到也没听说过国内的藏胞有要求独立的。要求独立的是少数人,只能代表他们自己的意见,不能代表全中国四百多万藏胞的意见。”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指责说,“1959年后,西藏遭受了许多磨难”。尼玛泽仁先生便以其个人的经历,有力地驳斥道:“你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藏族人民的情况,从1959年后是越来越好了。我父母是没有文化的贫民,但现在我们五兄妹都接受了大学教育,我如今是教授级画家。国家还成立了藏画研究院,给予我们很好的生活、工作和创作条件。在以前,像我这样的情况是完全不可能的。”他还奉劝一位藏语记者说:“我希望你在国外不要靠乞求、施舍活着,而是要回到祖国回到西藏去了解实际情况,实实在在地去报道西藏的真实变化,为绝大多数藏族人民谋利益。”此时此刻,现场的气氛显然有些激烈,而尼玛泽仁先生的连珠炮似的精彩陈辞,却引起了一片赞许声。尼玛泽仁先生说,那时他很坚定,底气很足。当有人问到“西藏人权”时,他说:“过去只有农奴主的人权。我小时候亲眼见到一个农奴触犯了主人的规定,主人挖出了他的眼睛,然后在他的眼窝里倒进滚开的酥油。”

    他义正辞严,正气浩然。

    《华盛顿新闻》以“尼玛泽仁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强烈反对达赖煽动西藏独立行径”为题,长篇刊载了此次采访的谈话记录。《侨报》以“尼玛泽仁画展轰动华盛顿,媒体争相报道画师强调藏族反对藏独”的标题,报道了藏族画家尼玛泽仁先生的画展和其反对西藏独立的主张。这引起了轰动。

    一次感人的“特殊模特”表演

    “我人生中有缘拜见十世班禅大师,近距离地聆听他的教导,是我的幸运。”尼玛泽仁先生如是说。

    那是1982年之秋,尼玛泽仁先生的三幅作品《格萨尔王》(合作)、《吉祥如意》(合作)等,获得了由文化部和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全国少数民族美术展览金、银大奖。在颁奖大会上,他看到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大师在主席台上就座。尼玛泽仁先生说:“当颁奖主持人念到我们的作品得奖时,班禅大师眼睛里闪着光亮,很是兴奋,一直在盯着我。我也特别注视着他。领了奖,我就径直走到他跟前,向他问好。当时他就约我以及和我合作的画友到他家里去。到了他家,他给我们祝福,又赠送礼品,说我们是藏族人民的骄傲,给藏族人民争了光。”

    就这样谈了半晌,最后班禅大师郑重地说:“我已有好长时期的思考了,要重现历史人物形象。现在给你们一个任务,就是把历史上藏族人民的英雄赞普松赞干布画出来,塑成雕像,安座于广场,变神像为伟大的历史人物。”

    尼玛泽仁接受任务后,既感到光荣,又觉得压力很大。他回到故乡,就深入到各大寺院走访喇嘛,观看壁画,临摹唐卡。经过一番构思创作,他绘出了藏族人民英雄的草图,又进京请班禅大师审阅。班禅大师看了不满意,温和地说道:“画的马太矮了,人也不够魁梧,少了英雄气概味……主要是太流于自然主义表现形式了,要运用夸张的艺术手法,大胆去创作。”班禅大师停顿了一下,又说:“这样吧,明天我领你去国家马术队。”

    到了马术队,班禅大师挑选来一匹腿高身大的枣红马,翻身跃上马背,左手提缰,右手高高举起,威风凛凛。他对每个动作设计的内涵,都作了细致的讲解。最后,很严肃地说:“看,就这样,画吧。”

    这时,在一旁观看的还有溥杰等人。他们笑着说:“国家领导人给你当表演模特,恐怕你是第一人了。”他们这么一说,尼玛泽仁本来很激动的心跳得更快了,心想:他太幸运了,太幸福了,一定画好。

    刻苦努力,精心探索,尼玛泽仁先生的新作有了更高水平的发展。他画的人物造型准确、神情生动、线条挺劲圆润、色彩深沉,既有唐卡的传统,又加入了东西方绘画艺术的精华,引起了广大读者的关注和本民族上下的欢心。班禅大师更是特别欣赏,特聘他为中国高级佛学院藏传佛教传统绘画研究员,并授予他“班禅画师”称号。后来,尼玛泽仁先生又受班禅大师派遣,前往日喀则扎什伦布寺五至九世班禅灵塔,绘制十世班禅座床的大型壁画。

    此后,尼玛泽仁先生有机会就跟随十世班禅大师出巡,走遍了青海、四川等地各大寺院,深入实际,感悟藏画的灵魂和精神,不断加深对佛教文化的理解,不断创作出令人震撼的新作。

    一次突然的约见

    2004年夏的一天,尼玛泽仁先生突然接到四川省委统战部的电话,要他在当天下午五点去峨眉山拜见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眼下时针已快走到一点,尼玛泽仁从住地都江堰到峨眉山有相当远的路程,时间太紧迫了。叫单位派车接送,时间也来不及了。尼玛泽仁考虑到自己刚学会开车,还未上过远路,能行吗?豁出去了,碰碰运气吧。想到这里,他立刻动身,给车加满了油,上了路。

    峨眉行路不熟,路标不清,全凭感觉,一路跌跌宕宕的车子,伴着尼玛泽仁那颗悬着而又激烈跳动的心,冥冥之中有如神灵引路,不仅没有走错道,竟然还提前五分钟到了十一世班禅的住所。

    尼玛泽仁按藏族礼节,拜见了十一世班禅。十一世班禅赠送给尼玛泽仁珍贵的纪念品,说了一句意味深沉的话:“你把藏文化带到世界上,很好。”

    尼玛泽仁听了此话为之一振,脑中立刻闪现出最后一次拜见十世班禅大师时大师说的一句话:“你要把藏文化带到世界上去……”前后两世班禅,为民族文化的发展说同样的话,真是穿越时空,如真身转世!

    此时此刻,尼玛泽仁对十一世班禅的尊崇之情,油然而生。

    事后,尼玛泽仁决意精心绘制出一幅高4米、宽2米的巨作《普贤菩萨》。此作品完成后带到北京请十一世班禅审察,十一世班禅看了连连说道:“好,好。”随即挥毫用藏文写上了四句诗词(译汉语):“除疑断惑悟真谛,智深慧广具法身,普贤菩萨圣光明,普天照耀此顶礼。”

    这幅经十一世班禅亲自审看、题写珍贵颂词的作品,由尼玛泽仁先生赠给了峨眉山寺院,为世界文化遗产地峨眉增添了新的文化内涵。(

 
 
[ 编辑:高手 ] [ 论坛讨论 ] [ 打印本页 ] [ 关闭本页 ]
 
 

版权所有:国画家 最佳分辨率 1024×768 全国统一客服热线:400-600-5186 企业QQ:800081386 电子信箱:guohua@art86.cn
Copyright © 2007-2011 youhua.ART86.cn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05028692号 网站技术:聚人互联网络